欢迎来到欢悦时代! | 登录 | 注册
欢悦时代 >> 古代言情 >> 惊世废柴七小姐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爬墙神技

书名:惊世废柴七小姐 作者:梵槿 本章字数:3129 更新时间:2017-02-21 06:00

“挺好的,你要是不来啊,也没人和我说话。让我感觉自己快要发霉了。”

从夜白那里出来,就见颜爱歌急匆匆正朝着这边来。

“漫枫,我正要去找你。”

“是有什么事么?”

“暖儿的事情。她好像被家里困住了,玉堂急得不行。我们准备去看看。”

玉漫枫点头,“那就去吧,我这里没什么事,你们不用管我。”

颜爱歌郑重点头,转身走了几步,却又猛地停住了。

玉漫枫有些奇怪,“这事情耽误不得,暖儿要是真的被扣住了,不知道要吃多少苦,你们要快点啊。”

颜爱歌走了回来,蹲在漫枫身前,“漫枫,你放心,我肯定会治好的你腿。”

玉漫枫笑道:“我知道,这话你已经说过了。”

颜爱歌似乎还是不放心。

玉漫枫心里清楚颜爱歌在担心什么,“你放心吧,我不会乱跑的。再说了,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跑去哪里啊。”

颜爱歌没说话,但是眼神很明显,就是有未尽之言。

玉漫枫想了想,“你也放心,我不会轻生的。你们好不容易才把我弄出来,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颜爱歌这才放心了,“呐,这可是你答应的,你相信我就好,我一定将你治好。”

“快去吧,我这里可以等,暖儿那边说不定等不了。”

颜爱歌这才走了。

玉漫枫看着颜爱歌的背影,叹了口气。

要是从前有人跟她说,她会和颜爱歌这样的人成为好朋友,她大概是死都不会相信的。

可是现在呢?

还真是世事难料啊。

玉漫枫勾了勾嘴角,那么多难过的觉得自己过不去的时候,除了飞瑜,也就是这些朋友支撑着她吧。

想到飞瑜,玉漫枫唇边的笑意就一点点消失了。

他们青梅竹马,可是,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次数,掰着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她表面上有多抗拒,其实心里就有多挂念。

在浮屠学院的那些年,除了父母,最挂念的,也就是飞瑜了。

只是,她心里憋着口气,就是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嫁给他。

可是现在……

玉漫枫有些犹豫了。

西荒要变天了,谁知道他们能不能活到胜利的那天呢?

如果真的活不到那天,那她会不会为了今天的决定后悔呢?

还是说,抓紧最后的时间,说说以前从来没有说出口的话,做些从前一直想和他一起做的事情。

玉漫枫叹了口气。

颜爱歌曾经问过她,“漫枫,你到底喜欢飞瑜什么呢?”

玉漫枫沉默良久,并没有找到答案,反倒反问,“那你喜欢青玄什么呢?”

颜爱歌也沉默了很久,“如果知道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是不是就可以戒掉了。”

玉漫枫叹气,“是啊,可是我们都不知道。连喜欢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如何斩断呢。”

不喜欢一个人,你可以找到千百个理由,可是,喜欢一个人,你却找不出任何理由。

明明他身上都是你讨厌的东西,明明他做事的方式全是你讨厌的样子,明明他和你想象之中的伴侣一点都不一样,可是,你还是割舍不掉。

玉漫枫抬头看着头顶上的树荫,是真的说不清楚喜欢什么么?

怎么会呢?

是因为喜欢他的所有,所以,才找不出一个具体的点。

喜欢他的眼神,喜欢他的头发,喜欢他说话的样子,微笑时嘴角的弧度,甚至是走路是脚步溅起的灰尘。

全都喜欢。

玉漫枫苦笑。

如果,这次的大战之中,飞瑜没了,她会为了这个人难过多久呢?

大概,是一生吧。

“玉丫头。”

玉漫枫闻言转头,就见蛊王站在身后,“该吃药了。”

玉漫枫点头,随即觉得自己好笑。

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多愁伤感起来。

这不是自己,应该稳定心神,好好应对后面的事情才对。

吃了药,蛊王做了例行诊断,“嗯,还好,没有大问题。”

玉漫枫笑了笑,“您要是有什么话,不如直接告诉我好了。我也是通医理的,我自己是歌什么情况,我自己也清楚。”

蛊王笑了笑,“知道你通医理,所以才没有隐瞒你。小七那丫头,有些本事,你只管相信她就好了。”

蛊王收着桌子上的药碗,“这几天啊,该吃就吃,该睡就睡。人生不就这样么,既然能活着,就要好好对待每一天。”

玉漫枫看着蛊王脸上的笑意,心里郁结的东西忽然就开了。

“多谢。”

“嗨,谢我做什么,我的本事啊,真的是救不了你,还是小七那丫头有办法。”

玉漫枫身上没有灵力,也没办法修炼,倒是闲得很。

这天晚上,睡不着,本来是准备起来出去转转的,可是还没起身,就感觉有人进了房间。

玉漫枫眼神一变,这里也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地方,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那人动作很轻,玉漫枫有些庆幸,幸亏自己没有睡着,要不然,她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发现不了有人潜入。

手里握住了颜爱歌留下的一包药粉,据说是有麻痹的作用。

可那人却好像并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

动作虽然很轻,但是每一步都很扎实,并没有偷偷摸摸的感觉。

那人接近了自己,却没有什么动作。

玉漫枫猛地睁眼,就看见对方明显一愣,紧接着就慌了。

看清楚了来人的相貌,玉漫枫就笑了起来,“你们这些人,好的东西没有学到,怎么光学这些旁门左道。”

那人转头就走。

“飞瑜,我只是受伤了,灵力没有了,可不代表我瞎了,看不见你了。”

飞瑜停住。

“既然来了,就过来坐吧。”

飞瑜叹了口气,还是坐下来了。

“你倒是有意思。青玄那么多的本事你们不学,偏偏这爬墙的本事,学的倒是快。”

颜爱歌曾经因为穆青玄当年爬墙的行为嘲笑过穆青玄,这件事,他们这些人都是知道的。

飞瑜有些尴尬,脸上发烧,但是好在房间里光线比较暗,玉漫枫也没说点灯,她应该是看不清楚的。

“我可没有爬墙,我是走大门进来的。”

玉漫枫的视线扫过来,“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夜入姑娘的闺房,还挺有理?”

飞瑜干咳了两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只是什么?这种事情,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

反正你一个男的,大半夜的,进了姑娘家的闺房,就是不对,有什么好只是的。

飞瑜咂咂嘴,不说话了。

玉漫枫越发觉得好笑,“只是什么?”

飞瑜扁扁嘴,“没什么只是,反正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有什么好解释的。”

玉漫枫不说话了,就那么静静地坐着。

飞瑜眨眨眼睛,觉得今天的玉漫枫有点不一样,要是换成以前,肯定是会讽刺自己的,可是,今天为什么没有?

房间里没有点灯,只有从外面照进来的月光。

两个人不说话,飞瑜倒是没有觉得很紧张。

这道很是奇怪,多半是因为房间的光线差吧,要不然光是看到玉漫枫的脸,他就很紧张了。飞瑜在心里想。

“你有事找我?”

飞瑜摇头,之后才反应过来,这样的光线,玉漫枫应该是看不见的,急忙补充道:“没事。”

“哦。”

哦?就完了?就没有别的东西说?

飞瑜眨眨眼睛,有点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真的玉漫枫。

有是长久的沉默。

“飞瑜。”

“我会去退婚的。”飞瑜急忙开口。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只是,退婚这种事情,对女孩子的名声终归是不好的。你……”

“你不用管我,你最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听语气,好像不像是生气了的样子。

“漫枫,你,你不生气么?”

玉漫枫声音里反倒带着几分笑意,“我生气什么?不是应该高兴么?这不就是我们两个都希望的么?”

“你就这么讨厌我么?”一直憋在心里的话,还是问出来了。

话已出口,就感觉一道视线落在了脸上。

飞瑜觉得自己失言了,但是,那种强烈的懊恼,又逼着他不得不问这句话。

大概是又要吵架了。

自己也真是的,她身体明明就不好,自己半夜做这种有辱自己身份的事情,不也是因为放心不下,所以进来看看么?

可现在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反倒惹得她不高兴。

飞瑜自责起来。

可是,出乎意料的,玉漫枫没有生气。

“现在,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啊?”

玉漫枫深吸了一口气,“时间不早了,你要在我这里待到天亮么?”

飞瑜愣了一下,急忙起身,“没有,不是,我这就走了。”

“你白天就来过,是有什么不放心么?”

飞瑜皱眉,果然,小七那丫头靠不住,不是说了不让她在漫枫面前提自己来过的事情么。

“没什么,就是送点药过来。”

“给我的?”

“嗯。”

“谢谢。”

飞瑜感觉自己好像从这声谢谢里,听到了几分温柔的味道。

转头去看,却见玉漫枫已经躺下了,背对着自己,那背影还是瘦弱的厉害。

“你多吃的东西。”飞瑜没忍住

“嗯。”

“吃点好的。”

“嗯。”

玉漫枫的声音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最起码没有嫌自己多管闲事。也算是好的开始。

“那……”

玉漫枫道:“以后见吧,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

全本榜TOP

经纪人排行TOP

IP指数榜TOP

点击榜TOP

连载人气榜TOP

书籍打赏

打赏金币:

10金币 20金币 50金币 100金币 200金币 500金币

评论:

删 除

你确定删除操作吗?
确 定 取 消

删 除

你确定删除这些记录吗?
确 定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