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欢悦时代! | 登录 | 注册
欢悦时代 >> 现代言情 >> 逃之妖妖:总裁请你慢慢来

三十七、会不会成为第二个谷韵

书名:逃之妖妖:总裁请你慢慢来 作者:亦是长安 本章字数:3174 更新时间:2016-08-22 12:00

谷韵喝酒的地方,并不是酒吧,陶妖问了她几次,谷韵都是神秘一笑,并不告诉她,最后一路坐着她的车子停在了路边。

谷韵真的不是去酒吧,也不是餐馆,而是开了一间唱歌的包厢,叫了几份好菜,点了几瓶啤酒。

等东西都上齐,谷韵开心地甩了甩她长长的卷发:“这样喝酒最好了,有能够唱歌发泄一下,还有东西吃,最主要的是,没有那些恶心的臭男人的搭讪。”眉飞色舞地朝她抛了一个媚眼。

喝酒唱歌,这样恣意的她倒是第一次看到,她很自在,很开心地唱完了几首歌,有激昂的、有优雅的、有怀念的、有向上的……最后,拿着酒过来和陶妖碰碰酒杯,就坐在了她的身边:“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她摇晃着杯里的酒,差一点泼出来,却又并没有泼出来,懒洋洋地开口问道。

陶妖眨眨眼,没有立即回答。

她不喜欢唱歌,谷韵也没有逼她,她同样也不喜欢喝酒,只是拿着酒杯装个样子,她也没有多说,一直就是她一个人在唱唱闹闹,这样忽然安静下来,显然就是有事儿了。

她仰头喝掉这大半杯的酒水,语言涩涩的:“今天是离婚一周年了,呵呵,人家都是相爱一周年,结婚一周年,我却是一个离婚一周年的老女人。”

第一次见她说起自己的事,这个在公司里,颇雷厉风行的女子,有点儿骄傲却很好的女子,居然有一段这样的过去。

“可是,谷姐,你看上去不大呀。”

谷韵点头:“今年不过是二十七岁,却因为离过婚,已经是老女人了。”

她忽然涩然一笑,“家里后来又介绍了几个男的,年纪大我也就接受了,长相也就那样,毕竟我都这样了,还敢奢求什么呢?但是,他们依旧是不愿意娶我。”

陶妖心里一慌,差一点将手里的杯子摔出去,酒水洒在了手上,带着冰啤酒的凉意贴在肌肤上,幸好谷韵低着头,并没有看见。

陶妖心慌的是,她想到了她自己,想到了冷炎燃和她说过的婚姻。

“谷姐,我能问问,你是为什么……要离婚呢?”长久的二人沉默之后,陶妖决定还是问了出来,她一向是不探究人家心里悲伤难受的事情的,但是这一次,她想知道。

她想知道,她的未来,会不会也变成第二个谷韵。

谷韵也是想找个人倾诉,这么久了,其实身边的人多多少少也知道她的事情,她已经无所谓了,只是希望有人可以听听她说出来,这样长久闷在心里,的确不是一个事儿。

“我和他,是发小,也就是青梅竹马,是不是很搞笑?”谷韵自嘲一笑,“我们一直在一块读书,一直一个班,大学里成了他的女朋友,四年里即使是有吵闹,他都包容我了,于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就顺理成章地接受了他的求婚,本来是不是很美好的爱情?”

陶妖心里难受了一下,她与冷炎燃,何尝不是青梅竹马,但是两个人,从来都是她一直拼命追着他罢了,一直一直就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他的脚印。

只是不同的是,他们这样的青梅竹马说出去估计也是会让人笑掉大牙,他们一点点也不亲昵,反而自从初中后,就几乎没有说过话了,就连面,都很少见。

一直都是她远远从教室的窗口,默默看着他被一群人簇拥着离开,然后自己才悄悄跟着后面,远远一个人走着。

“后来呢?”陶妖出口的声音已经有些低哑,拿过酒瓶,给谷韵的杯子里满上酒,自己也拿起杯子,看了看,喝了一小口。

“后来就工作了,我之前并不在青琅市,在自己家那边的小公司里做事,他在另一家待遇更好的公司,然后,就那样爱上了那家公司的女儿。”

陶妖不解:“那你……为什么要结婚?”

谷韵朝她微笑,先是摇头,后来定睛看着她:“陶妖,你有喜欢的人吗?或者说是爱的人?”

陶妖迟疑地点了头。

“我喜欢他呀,即使知道他不喜欢我了,我依旧是喜欢他呀,我害怕他被抢走,当时的我还不知道他和那个女的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就和他说想提早结婚。”

“当时的他,应该还是喜欢我多一点,他立即开开心心准备婚事,第二个月就结婚了,看着他开心的样子,我以为事情就那样过去了,或许他们只是谈得来罢了。”

“就是自己一直这样自欺欺人,直到婚后的第七个月,那个女子来找我了,给了我一份她已经怀孕两个月的单子,我这才明白,原本以为得到了最美好的婚姻,却其实是我这一生里得到的最大的包袱。”

简直就是那些电视剧的剧情!基本没差!

谷韵擦擦眼睛,继续说的时候已经有了哭声:“当时的我能怎么办?你不知道,当时的他扔下离婚协议书的时候,我甚至都觉得人生绝望了,他真的是一点点都没有为我考虑了,那么多年的感情,真的是说放下就放下了。”

最后,她冷笑一声:“我试图挽留,却只是一场空,终于拿着离婚协议书离开了之后,他们两个人迫不及待地结了婚,那个男的也因此得到了那个公司,成了总经理,不过,也的确是老天开眼,那份孕检是那个女的伪造的,因为那个女的根本无法怀孕。”

“男的又是独生子,他家里空欢喜一场后自然是不愿意,但是那个女的可是一手抓住了他所有身家,他们现在依旧是在一起,不过,早就分开居住了,还听说每天都在公司里闹呢!”,谷韵说到这里,声音已经不那么冷嘲热讽了,而是哀伤至极,“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就为了那样一个位置,弄成现在这般模样。”

她是难受的,她一直喜欢的人,原来不过是一个利益至上的人原来不过是冷血至极的人,原来不过是一个人渣。

陶妖抬手抱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那你,还爱他吗?”

没有爱,就没有恨,就不会在意,刚刚她说的话,分明还是带有恨意的。

“早就不爱了,只是觉得自己太亏了,竟然喜欢这样一个人渣这么多年。我恨他,恨他毁了我的人生,并不是因爱生恨,已经是纯粹厌恶了。”谷韵靠在陶妖身上,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味道,整个人都平静了许多,她不是意气用事的年纪,什么因爱生恨,她又不演电视剧。

虽然她的人生已经可以与电视剧一较高下了。

陶妖点点头:“你不过二十七,人生一半的路都还差得多,怎么会找不到更好的?不要过分降低自己,当初眼瞎,是为了找到更好的。”

谷韵同样点点头:“谢谢你,陶妖,我平时也不会去想其它,就是到了这样的时刻,难免会有些难过。”她不是矫情,人总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坚强。在某一个时刻,某一个地点,或许就是因为某一个记忆,某一个熟悉的身影,就会忽然泪流满面。

陶妖明白的,她抬手拍拍她的背。

“可是,这不是谈恋爱分手,而是离过婚,陶妖,这样的一个烙印究竟对于女的有多苦,希望你一辈子也不要知道,我当时来到东睿,若不是我的工作经验和运气,怕是进不来的。”

陶妖心里五味陈杂,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真的要那样结婚吗?嫁一个自己喜欢的,却又喜欢别人的人?万一哪一天,那个女子忽然喜欢了冷炎燃,那么,扫地出门的就会是她了吧。

那时的她,又该怎么办?

不行不行,十一日之后,她一定要问清楚,问清楚,她不想那么盲目。

最后的最后,谷韵喝的大醉,好在以前陶妖问过她住哪一块,直接扶着她上了车子,送她回家了。

不过到了楼下,陶妖也为难了,哪一层哪一户她不知道呀!

“谷姐谷姐,你住哪呀?”

“……让那个男人……去……死吧……”

“谷姐,你住哪一层呀?”

“……让那个女人……也去……死吧……”

“谷姐,你住几楼呀?”

“……我……几楼?对呀,我……几楼呀?”她忽然玩起了手指,又忽然猛地吐了出来。

幸好陶妖反应机灵,一直担心她喝吐,也仅仅是衣服袖口脏了一点。

看了看眼前的楼房,陶妖决定还是把谷韵弄到她那里住吧,虽然简陋极了,好歹也是一个住处。

“陶妖,是你吗?”一句问话传来,刚刚把谷韵塞进车子后座里的陶妖立即抬起头来,猛地一下撞在了车门上,哎呀地痛呼出声。

好疼!

立即有人走过来,先是瞅瞅她,两个人互相看清了对方,那人这才伸出手替她揉揉头:“陶妖,是不是我吓到你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临渊,我要是撞傻了,你就完了!”实在是太痛了,痛的陶妖只说出来了这样一句话。

临渊看着她皱成一团的脸,他反而露出来一个无声的笑容,意味不明。

“这位是……在东睿上班的那位吧?”临渊别开眼,看了看车里的人,一眼就认出来了。

陶妖感觉疼痛满满散去,自己揉着头部,问道:“你知道她住哪吗?”

“知道呀,就在我家楼下,叫谷什么吧?”

“谷韵。那太好了,你帮我把她一起弄回去吧,我不知道她喝得那么醉。”

“行呀,没问题。”

-----------------------------------------------

全本榜TOP

经纪人排行TOP

IP指数榜TOP

点击榜TOP

连载人气榜TOP

书籍打赏

打赏金币:

10金币 20金币 50金币 100金币 200金币 500金币

评论:

删 除

你确定删除操作吗?
确 定 取 消

删 除

你确定删除这些记录吗?
确 定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