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欢悦时代! | 登录 | 注册
欢悦时代 >> 古代言情 >> 盛宠俏新娘

第八章 夜末

书名:盛宠俏新娘 作者:白茶街29号 本章字数:3046 更新时间:2015-12-03 14:33

没人知道他出去做什么了,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等村里的人发现他失踪,又在村里村外好好找过一遍,确定他不在村里之后,村长才出动了执行队去寻找那个人。不过那一次,似乎是无功而返的,直到几年之后,夜末自己回到了村子,他们才知道他出去其实是为了学习外面的医术。

十五年前他还是个三岁的小孩子,对于村里的事情记得的并不多,只是依稀记得那时候似乎是死了许多人,兴起了什么疾病瘟疫,想必,也正是因此,夜末才想要出村去学习医术。

经历了那常灾祸,村长定然是怕了那疾病之祸了的,所以,也没有强制执行队立刻将他抓回来,而是等他学成之后,自行接受处罚,这样也算是加以惩戒过之后,他自愿留在了村里,也不会有例外之说,祖宗家法,自是不必破了。

不过那些事情,夜寻是并不清楚的,毕竟那个时候,他才刚刚懂事,记得的事也不多,能记得他父母的长相已经算他天赋异禀了,所以对于那一瞬间的懊恼,他并没有多再深想些什么,而是放开了云想的手,将她的手塞进被子里。

既然她要休息,那他就别打扰了吧。不过这个时候,也是该准备吃食了,否则饿到了她可不好。

夜寻轻轻掀开帘子走了出去,然后走出小木屋,将门关好了之后盖上了一些泥土做出没有人来过的样子。虽然这里并不常有人来,但以防万一也是好的。

站在门口的夜寻再将那个篱笆围成的小院子清理了一下,只是简单地将里面种着的老树落下的枯叶扫干净了,再将野草拔掉,露出里面开着的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白色蓝色的小花。很是清淡的颜色,看起来让人心旷神怡,想必,云想是会喜欢的吧……

夜寻再望了望那紧闭着的木门,终于咬牙走了出去。

再担心又怎么样?他总是要出去的……那样,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要是她的伤更重了,他可就……

罢了……现在回去问问末先生还有没有什么对于治疗外伤有奇效的药草吧,说不定,他那儿有能让云想更快痊愈的东西呢?

这样想着,夜寻往前跑动的动作更加迅速敏捷了。他本就是在这个林子里转了十几年的,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的位置他都是了熟于心的,想必他就是闭着眼睛在这里转圈都不会撞到什么,再加上这个林子也不算大,所以很快,他就穿过了这个林子,来到了夜家村门口。

其实夜家村是没什么界限之物的,这周围的树林就是很红的遮挡以及边界。夜家村被树林围在里面,并没有外出的路径,所以也并不需要围栏之类的物件。

夜家村并不大,总共说来也只有十几户人家,一百多号人,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那么多年了,夜寻也基本上都认识了,只是互相之间的关系是说不上好的,毕竟他在村里的名声算得上是不太好的,是出了名的浪荡户。但是在孩子眼里,他却是一个很不错的玩伴,因为他是相当的会玩,可以说是一个孩子王。

所以,夜寻往村里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夜家村里正在玩闹着的几个小孩子。那些孩子一看到他,便都围拢了过来。

“寻哥!”

“寻哥回来啦!”

“寻哥有没有带上次的贝壳啊?”

“还有那个会咬人的花!”

“我也要我也要!”

“哈哈你们都在啊,”夜寻揽住一个扑到他怀里的孩子,揉了揉他的脑袋,笑:“今天玩什么了?”

“今天才没有玩什么呢!”被他揉乱了头发的孩子连忙挣脱出了他的怀抱,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叫道:“寻哥别老是弄乱我的头发啦!我娘还以为我和大黑滚了一圈呢!”

大黑是夜家村是一户人家养在家里的大黑狗,平时很是安静,只是当孩子们跟它玩的时候,总是会将孩子扑倒滚上一层灰,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可以称得上是屡教不改了。

夜寻也没有在意那孩子把他比作大黑的事情,只是开口问道,“今天居然没有玩什么?看你这副泥猴子的样儿,那像是没玩过的?”

“本来就没玩的!”另一个孩子大胆的白了他一眼,不复发起的说道:“是今天末先生上山采药的时候摔了腿,被蛋儿发现了,我们便合伙将末先生台了下来,这一身的脏是末先生让我们采药的时候弄的!”

“采药?你们会?”

“我们不会,可是阑姐姐会啊!是阑姐姐带着我们去采药的。”

夜寻愣了一下。

夜阑……她确实是会采药的,只是印象里,那是个很胆小的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不过倒很是乖巧灵秀的,只是过于内敛了些,就算跟着末先生学了医术,也不经常上山采药,怕是山上有些么厉害的猛兽她应付不来,只不知道这次,她上山是下来多大的决心啊……

夜寻有些称奇,拍了拍离自己最近的一些孩子的肩膀,和他们聊了一会儿,便说着要去看看末先生,往他的屋子走去了。

那群孩子听他这么说,却仍是不忙着离开的。他们适才和夜阑

姐姐将末先生要的草药采了来,正好要去将草药交给末先生,这下正好,可以和寻哥一起去。

他们爹娘虽然不喜欢夜寻,说是怕他将自己的孩儿教坏了,也做个人形的猴子,便不许他们跟夜寻玩儿。原先他们不明所以,便也是轻易不敢接近夜寻的。可是玩过之后才知道他脑子里有许多好玩的玩意儿,这下,就算是爹娘勒令不许,也不能挡住他们了。

只是这样光明正大的跟着寻哥走,爹娘定时会骂他们的……

其中一个小孩儿犹豫了一下,便将背上的背篓取下来,递到夜寻面前,有些诺诺的说:“寻哥,这个……麻烦你先帮我交给末先生吧?待会儿我去找你玩……啊不,去找你要背篓!”

小孩儿一个不小心,便将自己的真正目的给说了了出来,弄得夜寻一阵的哭笑不得。他以前,就这么不稳重的吗?

以前这样子无关紧要,但是成家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给自家媳妇儿增加负担可不是大丈夫所为啊……不过,想必他们孩子一定会很喜欢和他玩的!

不得不说,夜寻想得有些远了。不过这也正是他心中所想,要是以后,真能和云想有个结果……

所以,在被称为末先生的夜末再见到他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村子里那个混世魔王难得到露出一脸傻笑的样子。

夜末:“……”

夜寻:“……”一脸傻笑

夜末拿起放置在床头的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然后猛地灌下,才觉得冷静了些,再抬头来看夜寻。好在他已经清醒过来了,将自己背上的背篓放在墙角,然后才走到夜末的床边。

此时夜末已经从躺着的姿势变为靠坐在床头,身边放着他刚才拿起来的那个瓦瓷杯,里面褐绿色的茶水被他喝了一半,其余的盛在杯子里,被他放在床边。

“阿寻,你来做什么?”不能怪夜末这样说,毕竟夜寻从前可是相当能捣乱整人的,所到之处,便说是台风过境也不为过,夜末曾经也招待过夜寻,只是……那散落一地的草药和药丸,让他万分的不想再看见这个小混蛋了。

“给你送草药啊末先生,”夜寻嬉皮笑脸,笑得见牙不见眼,那笑容让夜末不自觉的颤了一颤,只是夜寻并没有注意到,他走到了夜末身边之后,关心的看了看他的腿,说道:“我听蛋儿说你上山采药的时候摔伤了腿,没事吧?”

“嗯,没事。”夜末点了点头,眼睛看着夜寻,丝毫不敢转移注意力,只怕自己一个不注意,这小混蛋又不知道跑到哪儿去祸害他的草药了……

“真没事?”也不等他同意,夜寻很是自觉的掀开了夜末的被子,看了看他已经绑上了绷带的腿,粗粗的一坨,也看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只好将被子盖了回去。

“本就没什么事的,只是阑儿她太过担心了……不过,也该是将草药才回来的,夜云家的孩子的药只剩两副了,再不采来,那孩子的病怕是等不及的。”

夜寻点了点头,“但你的伤……都动不了了,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哎,末先生,你需要什么药吗?”

“咳咳……”夜末想了想,点了点头,他还要给那孩子配药,如果腿脚不灵便,可不方便。“那就拿来吧,我药柜里,那瓶塞着红色木塞的就是了。”

“这个?”夜寻点了点头,朝着夜末说的那个地方走了过去,拿出一个塞着红色木塞的小木瓶,在手上扬了扬。

“嗯。”夜末看夜寻拿着药走了过来,也没有做多余的事情,心下松了口气,不由得开始说起了别的,“那药是我用山上的草药制成的,药效虽然比不上外面的金疮药,但也是难得了,总比等它自己好要来的强些,是吧?”

-----------------------------------------------

全本榜TOP

经纪人排行TOP

IP指数榜TOP

点击榜TOP

连载人气榜TOP

书籍打赏

打赏金币:

10金币 20金币 50金币 100金币 200金币 500金币

评论:

删 除

你确定删除操作吗?
确 定 取 消

删 除

你确定删除这些记录吗?
确 定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