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欢悦时代! | 登录 | 注册
欢悦时代 >> 古代言情 >> 寻觅

第二十章 云白

书名:寻觅 作者:那次季风 本章字数:3133 更新时间:2014-07-21 08:14

“在下云白,不知姑娘芳名?”短暂的沉默让两人之间形成了一种奇怪的氛围,云白终于还是忍不住打破这样的沉默。

“……”她没有立马回答他的疑问,而是轻轻地皱起了眉头,“你真的是下毒的罪魁祸首么?”

她的目光淡漠而又睿智,似乎只要一眼就能够看出别人的心思。

云白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眼前的女子居然会问这样的问题,轻轻一笑便是一处温润,“云白不能否认。”他的确是不能否认。

齐梦寻皱起的眉头更甚,心中仍然有着一个念头在叫嚣着,叫嚣着眼前的男子并不是自己想要找的下毒之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她的心中就是这样确定。

眼前的人一身白衣,谈吐之间尽是温润与不问世事的淡泊。这个人并不是装的,她相信自己的眼光。虽然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甚至并不否认那样的罪名,但从他的眼神里她知道,他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但她心中同样清楚,这个人定然是同幕后的人有着深刻的关系。

“最后我再说一次,我答应你们的全部条件,你们放了我的师傅,时间地点你们定。”齐梦寻似乎是有些疲惫了,也不想点破云白的谎言。

“好。”仿佛是看出了她的疲惫,云白并未再追问下去,“十日之后,山脚下。”

并未言语,只是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云白一言不发地行至崖边,脚下的碎石被踢入悬崖,发出细微的回声。

齐梦寻一愣,不知道这个云白到底是要做什么。

“山下一定有人在等着埋伏,想要找到我们的巢穴吧?”云白轻轻一笑,望着齐梦寻却似乎没有想要齐梦寻的回答。

齐梦寻并没有说话,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因为她不能否认云少言的确是在等待着这个机会,准确的来说还是她想出来的办法,在她看来那的确是个找到暗中的组织的好办法,甚至已经是她唯一可以想出的办法。

“你以为我会这样乖乖地撞入你们的圈套么?”深邃的眼中满是笑意,盈盈地望着齐梦寻。但勾起的笑容却仿佛是在嘲笑她的天真,于是她仍是没有回答。

她的心中生出了一种奇怪又骇人的想法,但她真真不知道云白究竟是想做些什么。

但下一刻她却惊恐地望着云白的身体,悬崖之上只剩下了白衣的一角。

该死的!他居然自悬崖之上一跃而下!

她惊叫了一声,快速地行至崖边,只见云白清浅温润的笑容同他白色的衣角一起消失在了云层之中。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着,面上却已经是平日里的模样,方才那声惊惧的叫喊仿佛不是出自她的口中。

他既然能够毫不在意地从悬崖之上跃下,自然是有办法全身而退的。她自然是不必多事地去替一个刚刚认识的,甚至还有可能是自己的敌人的男人担心。可若是他没有自救的办法怎么办?她不敢想。

她不知道自己心中生出的这种担忧是从何而来,但她就是不敢想,她甚至不想承认自己对一个第一次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之中的人产生了莫名的牵绊。

这究竟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和她太像了。仔细想想,他的那张脸也和自己有着几分的相似。她不禁开始怀疑起除了母亲,自己在这个世上会不会还有其他的亲人?但这个,她依然不敢想。

齐梦寻突然发现,自己不是一般的懦弱。

“出什么事了?”清冷的男声突然出现在她的耳边,她还未从云白跳崖的刺激之中缓过神来,几乎脱口而出的就是云白的名字。

“怎么就你一个人?”云少言并没有追究方才从她的口中吐出的另外一个人的名字,似乎还是个男人的名字。

“走了。”轻轻地拂过额头,漫不经心地说着。并没有询问云少言为什么会在这儿,因为她的心中清楚云少言定然是被自己惊惧的叫喊声吸引过来的。反正如今也没有了要去追的必要,在这儿也未尝不可。

云少言剑眉紧紧地皱着,方才他一直都在暗处,除了一个锦衣男子并未见到他人。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锦衣男子有些陌生的熟悉感,于是就悄悄地跟随在锦衣男子的身后。谁知道锦衣男子仿佛是知道有人跟踪似的,一直都只是在这山中闲逛,时不时地采几株草药。

听到齐梦寻的惊叫的时候他就是在跟踪那名锦衣男子。他并没有猜错,锦衣男子是真的知道自己在跟踪他。因为在他听到齐梦寻的惊叫用轻功离去的时候,他清楚地看到了男子嘴角勾起的笑容,邪魅之中带着了然。但他没有顾得上细细探究,他不能够让齐梦寻出意外。谁知道上来就是这样的一副光景。他也许应该去追那名锦衣男子的。

并未说些什么,只是指了指不远处的悬崖。

云少言复又皱了皱眉,似乎想到了对方是怎么离开的。但真的有人会为了不被跟踪而心甘情愿地跳下悬崖么?除非那个人是个傻子。

将锦衣男子的事情尽数吐露了出来,却没想到齐梦寻早就已经知道。

将云少言眼中的惊讶收入眼底,齐梦寻缓缓地将今日所遇到的人和事尽数吐出,包括自己对于云白的那种一样的熟悉之感。

云少言只是静静地聆听,并未言语。

云层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去,金灿灿的阳光直直地照在两人的身上,也笼罩着悬崖之间的朦胧,为这里的全部景色都镀上了一层金色,寒冷亦是顿时退却不少。平坦的山顶伶仃地立着几块大石头,只在大石旁露出几颗绿色的草,不屈而又顽强。崖间云雾缭绕,看不清谷底的色彩,却隐隐能够听见潺潺的水声,闻见清幽的花香。循着悬崖的角度望去,对面便又是一座高耸的山峰,甚至是比自己现在身处的这一座山峰还要高上不少。

似乎被眼前的景色吸引,她复又转了个神,便条件自己所处的山峰,正被四座山峰威围拢着,四面皆是悬崖,景色却出奇的美。

望了一眼云少言,见他亦是轻轻地闭上了双眼。齐梦寻突然一笑,无论前方是多大的困难,她只需要咬牙前进。因为道路于是崎岖,处境愈是危险,所面对的景色也于是漂亮。她怎么会忘记这样前线的道理呢?

前路依然是模糊不清,但心境已经是天差地别,不是么?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穿透云层的时候,齐梦寻已经端坐在梳妆台前,静静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朦胧的目光并未看清镜子里的人的容颜,只是头上一根翠绿的玉簪,相较于女子的淡泊更加夺人眼球。但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玉簪的做工并不非常好,甚至还能够看到明显的瑕疵,这对于玉而言实在是致命伤。

但她却留恋地轻抚着头上的玉簪,看着它越久,心里的那一份熟悉便越是明显,几乎是要冲破她的心房。

轻轻地一愣,终于不再留恋与镜中的自己,直起身子走出院子,深吸了一口气才发觉天色正早。可有些人显然是不打算让这里的人好过,一大早便听到有人的叫喊之声。

齐梦寻有些无奈,甚至是连她都有些佩服云飞花的执着来。

快速地走向院子,在院门还安好的时候拉开了门,避免了门收到云飞花的荼毒,“云小姐,一大早地来到这儿,莫非是特地来扰人清梦的不是?”她实在是懒得应对这个目中无人的大小姐。

云飞花并没有理会齐梦寻的不耐,而是静静地环顾了小院,见院中并没有云少言的身影,先是有些失望,片刻之后却又趾高气昂了起来,狠狠地瞪了齐梦寻一眼,用力地拉着她的身子就要超门外走去,一边推搡一边不忘了威胁,“你给我出来!”虽然她的威胁和恶狠狠的目光在齐梦寻看来完全是多余的。

可她实在是厌倦了两人这样针锋相对的对话。准确的来说是云飞花同她针锋相对,她从来没有想要招惹任何人。

心中产生这样的想法的时候,她不禁愣了一愣,不得不承认也许某人是例外的。

静静地摆开云飞花的手,却又不至于太拂了她的面子,悠悠地说道:“你要去看云少言可以等他醒了再去,我不会再拦着你。”

云飞花好看的丹凤眼中一愣,转瞬却转变成为了惊喜,但惊喜过后却依然不准备放过齐梦寻。

看着云飞花丝毫没有妥协的模样,齐梦寻实在是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的心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她都已经答应了云飞花了为什么她还是不愿意放过自己。经历了昨天的事情,自己已经十分地疲惫了,不但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打探到,似乎还招惹了麻烦。而那个高高在上的城主似乎丝毫没有想要帮助她们的念头,只是允诺了将这一作宅子借给自己,其他的就真的什么帮助都不给,就连秦倩儿去说都没有什么帮助,简直是太过吝啬。

不知道为什么,从今天清晨开始,她的眼皮就跳的很是厉害。虽然她不是那样迷信了人,可心中却仍然是生出了一股子不安,从四面八方而来,叫人不知道怎样捕捉。所以她实在是不想同云飞花在这里争执。

-----------------------------------------------

全本榜TOP

经纪人排行TOP

IP指数榜TOP

点击榜TOP

连载人气榜TOP

书籍打赏

打赏金币:

10金币 20金币 50金币 100金币 200金币 500金币

评论:

删 除

你确定删除操作吗?
确 定 取 消

删 除

你确定删除这些记录吗?
确 定 取 消